您当前位置:就去旅游网 >> 旅游新闻 >> 浏览文章

罗布泊绝密档案

www.97616.net  就去旅游网  发布时间:2014-01-16 13:13:17   浏览次数:  Tags:罗布泊

罗布泊绝密档案前言

  在写下这一切之前,我曾考虑好久,因为有些东西,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或者说是不应该被世人知道的。然而,我终是提起了笔,因为我感觉,你们有权利知道这一切。

罗布泊介绍:http://www.97616.net/vjingdian_2943.html

  我叫徐强,是一名退伍军人,曾在军队服役十年之久。在部队的时候我曾被上级领导指派过各种各样的任务,这些任务都是绝密的,是需要我们烂在肚子里,带进棺材里的。而我今天之所以要将这些公布于世,是因为我已经将这些事憋在整整20多年了,也整整被它们折磨了20多年,我不想再经受如此折磨了,所以,我要将这一切说出来。

  我在网络上看到了有很多人对罗布泊感兴趣,也看到了对神秘的罗布泊的很多猜测,然而,在这里我只想说,请不要再继续猜测,有些事,不是一个普通的平民可以接触的。而我也要非常郑重的提醒大家,千万不要去罗布泊,因为在那里,曾发生过无比可怕的事,而这些折磨了我20几年的事,却是我们人类科学无法解释的。

  1980年,我被上级领导调离原部队,前往一处秘密的军事基地,在那里,我见到了一批人。这些人,可以说都是当时中国的顶尖人才,他们隶属于解放军某勘探队,而这一次我们的任务,便是保护这些勘探人才,顺利抵达勘探目的地,并协助他们完成勘探。

  然而,出乎我们意料的是,上级领导并没有告诉我们要去哪里勘探,只是让我们在党旗前发誓,一辈子都不能透漏出我们此次的任务。

  所以,这件事我不能以任何正式的方式公布于世,你们看到的,也只不过是一部小说。

  这只是一部小说,仅此而已!

  谨以此书,献给那些至今仍安息在罗布泊的战友们。

  此致敬礼!



  第一章、荒漠

  有些事,你可以不信,但你应该知道!

  1980年,上级的一纸调令出现在了我们面前,我们被调离原部队,开始了一段诡异而又离奇的勘探之旅。那一次,我们损失惨重,甚至至今还有战友的遗骨安息在那里,至今未能回归故乡的怀抱。

  这是一个惨烈且恐怖的故事,有些事,我至今仍不愿回忆起,然而,那些恐怖的记忆却深深的烙印在了我的骨子里,无论我如何强制自己去忘掉,都无济于事。每一个回忆片段,都像是一个幽灵,无时无刻的,都我的面前飘忽。

  这个恐怖离奇的故事,应该从这里开始……

  摇摇晃晃的卡车颠簸着,斑斓的阳光透过帆布照射进了卡车的车厢里。这已经是我调离原部队的第17天了,这些天里,我就一直在卡车上度过,就算是想要小解,都得要先和上级领导汇报,在得到同意之后才能在一个偏僻的地方下车小解方便。

  “班长,咱们这是要去哪啊,这都多少天了,这卡车就晃悠个不停,这四周还都用帆布给蒙住了,也不知道上面的领导要干个啥,要去个哪。”一个小胖子蹭到了我的身边,给我递过来了一根烟,随即用眼睛瞄了瞄四周,对着我小声道:“班长,咱们不是要和哪个国家开战,来个大突袭吧?”

  这个小胖子名叫孙浩,因擅长挖地道被我们起个外号叫耗子,是个东北人,有点油嘴滑舌的,满嘴跑火车。不过这小子当初在边境缉毒的时候没少挖洞打毒贩子,打起仗来一点也不含糊。

  此时,耗子见我脸色有点阴沉,便谄笑着给我点着了烟,随即闭上了嘴,准备继续打盹。

  “你他娘的,怎么不给老子也来一根!”卡车的角落里传出了一个大嗓门,这个人虎背熊腰的,就算坐在那里也可以看出他的身体很魁梧,充满了爆发力。此人叫李大成,是副班长,我的直系下属,也是东北人,但和耗子比起来李大成就显得很是直爽。

  “哎哎,我说班副,你自己说说,这一道你都抽俺多少烟了,你到底是咋地,自己不买烟,怎么竟熊俺啊?俺可告诉你,别看你是咱的班副,惹急了,俺挖个坑给你埋喽。”耗子一脸的不岔,这俩人平时见面就干,总爱斗嘴,但是你要说耗子和谁的关系最好最近,那就是当属李大成了。这俩人不仅是老乡,还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,别看俩人总是斗嘴,但俩人的革命感情却瓷实着呢。

  “埋你娘个蛋,快给老子熏上一根,这一天天的就是坐车睡大觉,老子的筋骨都痒痒了,说不准我啥时候心思不对,给你一泡子。”大成子呼啦一下就站了起来,随后一屁股坐在了耗子的身边,屁股一拱,就给耗子拱出去了老远。耗子无奈,只得给李大成熏上了一根,随后一脸谄笑的说:“哎我说班副,你说咱们这一次到底要去干个啥啊?”

  李大成闻言没有说话,只是用力的吸了一口烟,随后抬起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几个人。

  这几个人我们并不熟识,上级领导交给我们的任务便是保护这几人,然而,我们对目的地却一无所知,要勘探什么,更是俩眼一抹黑。

  “这我哪知道,耗子,你看见那个丫头片子没有?你去问问她,没准她能告诉你呢!”李大成嘿嘿一笑,对着耗子道。

  我闻言皱了皱眉头,随即打断了两人的扯皮,道:“大家安静点,不要打扰勘探队的兄弟们休息,这一次我们的任务只要是保护勘探队的兄弟,只要他们安全抵达目的地,并成功勘探,那么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,别的,不需要我们去关心!”

  李大成闻言颤了颤肩膀,随即将烟头熄灭,俩眼一闭,靠在车厢上就打起了盹。 

  见我发话了,耗子也就闭嘴老实了,但一双眼睛还是滴溜溜的转,我知道这小子肚子里肯定没憋好屁,便打了他的脑袋一下,道:“还寻思个屁呢,咱们枪里来炮里去的都过来了,咋地,现在都太平盛世了,你胆子还变小了?”

  耗子揉了揉脑袋,随即笑了笑没有说话,闭上眼睛靠在了车厢上,打起了盹。

  我转过头看了对面的几人一眼,随即用力的吸了一口烟,吐出了一个烟圈之后便怔怔出神。虽然我一直都没有参与队员们的猜测,但是,我的心中也有很多的疑问。

 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,要执行什么任务?为什么上级领导连目的地都不告诉我们,而且一路上还管理的这么严,难道,此次的任务真的如此重要吗?重要到,连执行任务的人都不能知道目的地?

  也不知道这是我多少次想这些问题了,不过每次都是一个答案,那就是没有答案。

  车厢里安静极了,只有不时传出的鼾声,我环顾四周,发现对面勘探队的那个卫生员醒了过来。这个卫生员是个小姑娘,20多岁,也就是刚才李大成口中所说的那个小丫头片子。此时,这个小丫头片子正坐在那里整理药箱,见我看过去,便对着我点头笑了笑。

  我也点头微笑,随即便别开了目光。

  对于女人,我就是一块木头,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去打交道,既然如此,我便也没有说话,随即紧了紧衣服,准备打一个吨。卡车一路摇晃个不停,不知不觉间,便感觉困意上涌,随即便也睡着了。

  迷迷糊糊间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只感觉到卡车‘咯噔’一下,似乎是停住了,随即便感觉到有人推我。

  “班长,醒醒,咱们好像到地方了。”

  我睁开眼睛,发现耗子正在推我,随即便感觉到一道刺目的光照射了进来。

  “前面没路了,大家下车。”有人在外面将帆布掀开,对着我们大喊。然而,在帆布刚被掀开的时候,不仅只有刺目的阳光照射进来,伴随着阳光的,还有风沙声。

  我不禁疑惑,我们这是到哪了?难道我们进入了沙漠?

  “强子,还想什么呢,勘探队的兄弟们都下车了,该咱们了。”李大成拉了我一把,随即率先跳下了车厢,我也紧随其后,待我们全部下车之后,顿时就愣在了原地。

  这些日子以来我们一直都是在车厢里度过的,我们到了哪里,或者说外面是个什么样子我们一点都不知道,但是我们也曾想象过,我们可能要进入一片荒无人烟的深山之中。然而,当我们到达目的地,下了卡车,看到眼前的景象却全都愣住了。

  在我们眼前的,哪里是什么深山,竟是一片荒芜的沙漠。

  满目荒芜,到处都在透发着一股苍凉的味道。

  这是我在看到这片黄沙之后的第一感觉,这里太荒凉贫瘠了,就连这些黄沙,也都不是金黄色的,而是那种很枯败的颜色,就好像这些黄沙在饱受风吹热晒褪色了一样。而且这里的地势很不平坦,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,有的地方还有一些丘陵此起彼伏。

  “我说班长,咱们这是到哪了?”耗子楞了半天,随后转过头对着我道:“俺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,似乎……”耗子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在后面踹了屁股一脚,耗子捂着屁股哎呦一声,随即转身就要开骂,当看到站在身后的人之后却立马就老实了,耷拉个脑袋嘟囔了几句,随即对着此人敬了一个军礼,口中道:“团长好!”

  这是一个40来岁的中年男人,名字叫李刚,正是此次的军方领队,据说是个团级干部,具体是干什么的我也不清楚。

  见此人脸色阴沉,我立马打了一个手势,班里的所有人立马排成一排站好队,随即全部敬礼。

  李刚摆了摆手,道:“大家也看到了,这里路不好走,卡车也只能送咱们到这里,以后的路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。”说完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作战地图,递给了我道:“我们的目的地是地图上的黄里屯,你确定一下方位,然后我们就出发。”

  我接过地图,发现这个地图是经过特殊处理的,上面除了一个叫黄里屯的地方剩下的便全都是坐标,连一个参照物都没有。我知道这是怕我们通过地图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,也就没有多问,将地图摊在地上,随即与众人围在一起定位方向。

  “我说班长,你看那犊子,跟咱们横的跟个棒槌是的,你看你看,到了那边就老实了。”耗子凑在我的耳边道。

  我闻言抬头向李刚看去,就看到此时李刚正凑在勘探队那边,似乎正在和那边的人商量着什么,不过看他的态度,显然不是以上级领导的身份给对方下命令。

  “你懂个屁,你知道现在咱们国家最缺的是啥不?”李大成打了耗子脑袋一下,故弄玄虚的道。

  “啥?”耗子问。

  “人才,现在咱们国家最缺的就是人才,你别看那犊子官大,但是在那些人才面前,他是个屁啊。团长有的是,人才最是难得啊!”李大成天生大嗓门,我怕被李刚听到便急忙堵住了李大成的嘴,道:“别扯淡,快点确定方位!”

  李大成与耗子闻言便闭上了嘴,随即老实的研究起地图来。而我却抬起了头,看向了前方。

  这里太荒芜了,到处都是黄沙,此时应该是上午,风还不是很大,如果到了晚上肯定得起风。想到这里我不禁更加疑惑,我们这到底是在哪呢,而我们最终去到的地方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?

罗布泊绝密档案

上一篇:《罗布泊,消逝的仙湖》
下一篇:罗布泊之谜_新疆罗布泊为什么叫死亡之湖?

>>相关文章: